“不懂球的胖子”回归,乒超联赛的问题能解决吗

登录kone娱乐

2018-10-07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孙晓  9月27日,中国乒乓球协会官网更新了一则公告,宣布成立第九届委员会换届筹备工作小组,由中国乒协副主席刘国梁担任工作小组组长,并主持协会工作。

这一消息,被普遍解读“不懂球的胖子”将重新回到项目核心位置,担任中国乒乓球领军者和指挥者的角色。

  目前,各个体育项目进行改革的一大舆论趋势,是“让专业人做专业事”。

比如有人指出,姚明担任篮协主席后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在今年亚运会就初见成效。

此语境下,作为职业生涯达成大满贯成就,又在一线教练位置上待了十多年的刘国梁,被寄予厚望不难理解。

但是,深究乒乓球改革屡屡受阻的症结,或许更缺乏的,不是“专业人”,而是“专业事”。   反观篮球事业的改革发展,不难看出,一方面,篮球在中国的市场化程度已经比较高,姚明的任务,主要是在现有成型的职业化发展背景下,培养更多后备力量,进一步提升整体竞技水平,于其个人能力所言,算是术业有专攻。 另一方面,姚明曾在NBA打球,深谙尊重赞助商利益,让一项运动的商业价值得到充分体现,项目才能长远发展的道理。

正因如此,2017年天津全运会男篮颁奖仪式上,他才会提醒运动员将拉链拉好,露出赞助商的商标而非球员个人代言品牌。

  而乒乓球方面,中国乒乓球的统治地位毋庸置疑,真正需要担心的,是与实力厚度完全不成正比,进展缓慢的职业化发展步伐。

其中最突出的问题,就是乒超联赛的混乱。   就在上述公告出来的同一天,新赛季乒超联赛运动员摘牌大会在北京举行,特级运动员刘诗雯被老东家武汉安心百分百俱乐部挂牌,满额未能成交,最终以560万的价格转会龙福环能俱乐部。

此前不久,刘诗雯发微博称,“哪个俱乐部会来摘我不知道?我想去的俱乐部自己没有决定权?拍我的俱乐部要出多少钱具体都不知道……”,还表示乒超联赛的新规则让运动员看不明白。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围绕乒超联赛产生的第一次争议。 2015年,张继科因伤病问题,和山东鲁能俱乐部产生合同纷争,遭拖欠工资、奖金,选择罢赛维权;2016年,奥运结束后本想继续征战国内联赛的李晓霞,被山东鲁能以700万的高价挂牌,结果流拍,无奈之下选择退役……看似运动员与俱乐部之间的恩怨,实则折射出了乒乓球职业化发展的现状,项目顶尖运动员尚且如此,普通运动员的待遇可想而知。

  问题出在市场化方面。 最初,乒超联赛有意朝着职业联赛的方向发展,但运动员肖像权被牢牢地把在国家队手里,俱乐部花了大价钱买进运动员,只能建立短短几个月的租赁关系,没有商业开发权。

联赛规则几乎一年一变,随时要为国际比赛让路,导致赛程安排混乱,消耗球迷追赛热情。 处于被交易状态的运动员,更是缺乏话语权。 不稳定的环境,注定无法带来愉快的商业合作,结果就是乒超总冠名“裸奔”多年,职业俱乐部变成“为爱发电”。

如此积累下来的沉疴,显然不是推出一个为大众所认可的“专业人”就能解决的。

  更大的问题在于,非市场化的思维方式从管理层渗透到了每一个环节,运动员也没能被排除在外。 不管是2015年的张继科,2016年的李晓霞,还是2018年的刘诗雯,运动员在控诉的同时,也暗含了一种态度,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曾经为俱乐部做出了重要贡献,还是会被抛弃。 而包括运动员集体罢赛、动辄微博集体转发体现出的“绝对忠诚”,都是传统项目运营话语权不平等的畸形反映。

  如果说,此前从国乒内部管理出发进行的扁平化改革进展还算顺利,那乒超联赛则将这个项目更深层的问题摆在了明面上。

要想真正盘活优秀的运动员资源,扭转大众“没人看”“观赏性差”的印象,展现乒乓球项目的商业价值,离不开真正的市场化改革。

改变赛事呈现方式,形成合理赛程安排;重视运动员商业价值,规范薪酬待遇;做好赛事宣传推广工作,保障赞助商曝光度;将运营工作交给专业公司负责……这些改变,某种程度上而言,比目前讨论东京奥运会能否包揽五金更加紧迫。   不过,正如刘国梁自己所说,“以前更多管队伍的事情,但现在要做一些战略布局、顶层设计的工作”,“愿意深入了解和学习”,对待他的回归,公众别急着唱赞歌,也不必一味唱衰,还是保持谨慎乐观的态度,期待下一步动作。 (孙晓)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