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垄断法草案初审前的一段新闻插曲

登录kone娱乐

2018-10-05

  反2006年6月20日,新华社发了这样一条消息:“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全国人大常委会推迟审议反垄断法草案。 记者就此采访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新闻发言人阚珂。 他表示,根据6月1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十七次委员长会议的建议,于6月24日召开的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将如期对国务院提请审议的反垄断法草案进行初次审议。

”  这是怎么回事呢听我从头说起。   2006年6月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原则通过了反垄断法草案,决定经进一步修改后,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但在此后有关6月16日第四十七次委员长会议的新闻报道中,建议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的议程中没有审议反垄断法草案的安排。 这让有的媒体确信:反垄断法草案不能如期审议。

因为在这之前有媒体报道说,6月13日从全国人大相关人士处获悉,审议反垄断法草案从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议程中拿下了,不上会审议,“主要的原因是这次常委会上要审议的法律太多,排不过来,当然反垄断法争议大也是原因之一”。

  其实,第四十七次委员长会议听取了反垄断法草案有关情况的汇报,经过讨论研究,建议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审议这部法律草案。

会下,国务院办公厅与我们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沟通:总理正在非洲访问,在24日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召开前,能否签批修改后的反垄断法草案还不能完全确定。 经商量,为了稳妥起见,委员长会议的新闻报道中没有关于建议审议反垄断法草案的内容,而是在新闻稿中特别写了一个“等”字,将委员长会议关于审议反垄断法草案的建议包括在这个“等”字中。 也就是说,没有推迟审议,更不是因为“反垄断法争议大”而推迟审议。

  人大工作讲究程序、依法办事、不怕“麻烦”。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的一项工作是:决定常委会每次会议的会期,拟定会议议程草案。 这就是说,提到常委会会议上审议的议案,事先要由委员长会议提出建议。

这是必经的程序。

  这里,我讲一件事。

去年10月1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召开第三十二次委员长会议,决定10月27日开始举行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并对这次会议的议程提出了建议。

在这之后10月20日至23日召开的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设立国家宪法日。 为了把设立国家宪法日的议案列入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议程,在27日早上这次常委会会议开幕之前,召开了第三十三次委员长会议。 这样全国人大常委会及时审议这一议案,作出了设立国家宪法日的决定,从而使去年的12月4日成为我国的首个国家宪法日。   话说回来。 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十七次委员长会议结束两天后,国务院办公厅将总理签发的反垄断法草案提交给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这样,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如期审议反垄断草案已成定局。 我们曾考虑等到22日这次常委会会议一召开,“推迟审议反垄断法草案”这一不确切的消息就“不攻自破”了。

但这时关于推迟审议反垄断法草案的消息在媒体上还持续发酵,这是将不准确的信息传递给社会,也容易影响对反垄断法草案的审议。

鉴于这种情况,授权我发布了本文开头这条信息。   事后,与我很熟悉的几位记者半开玩笑地对我说:“阚局长,你把我们逗了。

”我说,你们一定要仔细阅读我们的新闻稿,这其中的每个字都有它的涵义,不要去猜测,不是随便一个全国人大机关工作人员说的话就能作为报道的依据。   这就是9年前,从一次委员长会议的报道中,节外生枝“生”出的一则“新闻”的来龙去脉。

  1982年宪法规定,委员长、副委员长、秘书长组成委员长会议,处理全国人大常委会的重要日常工作。

在六届全国人大期间,对于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召开前为其作准备所召开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一般不作公开报道。

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新闻局成立后,从1988年七届全国人大开始,在委员长会议召开后,由新闻局局长通过新闻发布会发布委员长会议关于召开常委会会议的有关决定。

有关这个内容的新闻发布会每次大体安排在常委会会议召开的3天前。   从一段实践情况看,这种新闻发布会内容比较单一,只是发布委员长会议关于召开下次常委会会议的决定,效果不理想。

鉴此,在八届全国人大初期,全国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办公会议决定,一般不再召开这个内容的新闻发布会,改由中央主要新闻媒体直接报道委员长会议,将会议情况向社会公布。 这个做法一直沿用到今天。

  委员长会议由开始一般不作报道,到通过新闻局局长发布消息,再到通过媒体直接报道,这是人大新闻报道工作的一个改进,更重要的是,这便于社会及时了解委员长会议的情况,是人大工作公开化、保障人民群众知情权的一个具体举措。   (作者为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